新闻中心
蛋白佐剂关键技术有了新突破 1Globe喊话望科兴生物回归正常化
发稿时间:2019-03-06 来源:消费日报网


消费日报_副本1.jpg

  

  美股上市公司科兴生物(SVA)在2月23日发布公告启动毒丸计划。公告主要内容为,由于部分股东(年度股东大会上投反对票的股东)触发权利计划,将对未触发权利计划的普通股股东增发近40%普通股及大量优先股。一旦增发完成,包括动议股东Orbimed和大股东1GlobeCapitalLLC(1Globe)在内的部分股东股份将面临大幅稀释压力。

  在科兴生物即将召开年度股东大会的关键时刻,科兴生物董事长尹卫东控制着上市公司,发布这一公告,意味着科兴私有化事件再次出现重大进展。1Globe就此事件于3月3日接受记者采访。

  1Globe李鹏飞首先向记者介绍了整个事情经过。其实科兴的纷争,是尹卫东带领的买方团和潘爱华带领的买方团之间的纷争,1Globe不属于买方团成员,只是支持了更高的报价,A买方团对1Globe发起了一系列的诉讼,1Globe不得已只能应诉。

  对于发布的毒丸计划,1Globe李嘉强博士认为:所谓毒丸计划是美股市场的产物,是为了防止第三方恶意收购制定的权利计划。有两大原因说明科兴生物不具备实施毒丸计划的条件,一是科兴生物注册地为英属安提瓜,英国没有毒丸计划;二是1Globe从未提出收购科兴生物意愿。尹卫东所提出的“毒丸计划”是严重损害除A买方团成员外的所有股东的利益,董事会尹卫东试图通过2018年07月02日恶意向自己买方团成员后来通过增发维梧资本(VivoCapital),尚诚资本(AdvantechCapital)增发使自己的控制权由29.76%提高到约43.4%,通过违法实施毒丸稀释1Globe、Orbimed等股份提高自己的控制权至55%左右股份,进而绝对控制公司,促使A团成员占据科兴生物股权控制地位,从而实现达到更低价格单独私有化的目的。这再次验证了在北京科兴联合创始人、法定代表人潘爱华带领的买方团一直提出比A买方团更高的报价的前提下,尹卫东控制的科兴生物董事会坚持把公司低价卖给A买方团。

  科兴生物是美股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其主要实体是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科兴”)。截至目前,科兴生物占北京科兴73.09%的股权,A股上市公司未名医药通过全资子公司间接持股26.91%。

  北京科兴是国内疫苗龙头企业之一,曾研发出我国第一支甲肝灭活疫苗、第一支甲型乙型肝炎联合疫苗,全球第一支甲型H1N1流感疫苗。现阶段,北京科兴核心技术产品是EV71(手足口病疫苗)。

  EV71是世界上第一种给儿童接种用来预防手足口病的疫苗获批上市潜力巨大。以国内为例,每剂EV71疫苗全国零售建议价为218元,市场价在260左右,单个儿童需要两支。2016年,全国新生儿人数达1750万人,以30%的接种率测算,EV71的市场规模也能达到20亿元以上。

  科兴私有化三年未定

  2016年2月,时任科兴生物董事长尹卫东宣布与第二大股东赛富基金联合对科兴生物私有化。尹卫东抛弃一直支持其成长的潘爱华单进行独私有化,三年科兴争夺战就此拉开导火索。未名医药联合中信基金等组成B买方团,参与到科兴私有化中。

  未名医药在私有化过程中的报价始终比尹卫东高,因此尹卫东控制的董事会无法通过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审查,单独私有化的想法截至目前仍未实现。1Globe曾表示更支持未名医药买方团的报价方案。

  李嘉强博士表示,1Globe是通过二级市场逐步买入,成为科兴生物第一大股东的。十年来,1Globe始终支持着科兴生物的发展,甚至在成为第一大股东后,都未要求董事席位。然而尹卫东自去年起,在美国多地起诉1Globe,令投资者心生寒意。

  在科兴私有化过程中,1Globe一直试图促成“A+B”的合作。李嘉强博士说,我是在2017年开始接触未名医药董事长潘爱华先生,经过充分沟通,感受到了潘爱华坦诚相见的态度,了解到潘爱华对北京科兴的一票否决权,永久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席位,和北京科兴的发展历程。潘爱华诸多决定性的权利,尹卫东从未向科兴生物的股东透露过。

  在2017年8月19日,李嘉强博士邀请双方成员进行和谈。和谈中,1Globe愿意保持现有股份不变,不参与私有化过程中新收购股份。未名医药就管理层股权和给A买方团成员进行私有化补偿等问题同样做出让步。然而就在2017年10月8日,,签署合作协议的最后时刻,尹卫东拒绝了签字,多方努力化为泡影。李嘉强博士认为:“尹卫东是A买方团的核心成员之一,但不一定是最终的决策者。这应该是他之所以出现这种反复无常的举动的原因。”

  2018年2月6日科兴生物股东大会改选了董事会,由Orbimed提名的新董事会没有尹卫东,尹卫东未能进入董事会。这是尹卫东将矛头对准1Globe、Orbimed以及其他投反对票股东(占股本超过50%)的开始。尹卫东为把持公司董事会,在美国多地对1Globe及所有投反对票的股东提起诉讼。1Globe作为第一大股东承担起所有诉讼并同时提起反诉讼。

  1Globe将捍卫股东权益,维护市场公平进行到底

  2018年12月19日,安提瓜法院一审判决科兴生物董事会有效,1Globe提出上诉。李嘉强博士说:“诉讼争议的焦点是股东大会前Orbimed提名的新董事会未提前公开,但依照安提瓜法律不需提前公开,因此按安提瓜法律规定本应该是1Globe胜诉的,但是安提瓜一审法官极其偏向依照法律精神而不是法律本身规定进行本次判决,驳回1Globe诉讼。这是令人费解的判决。安提瓜属于英属岛国,适用于英属法律。现阶段是在安提瓜上级法院提起上诉,如果仍然维持原判,1Globe将继续在英国上诉,为维护股东权利和法律正义坚持到底。”

  除应对安提瓜诉讼外,李嘉强博士说:“针对董事会做出的伤害股东权利的行为,1Globe正在进行更大范围内的诉讼和反诉讼。据现阶段掌握的情况,科兴生物在美股上市期间,存在诸多披露违反SEC规定等问题。1Globe作为第一大股东,本着对中小股东负责的态度,必将维护法律的严肃性。“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17)京刑终15号》显示,被告人尹红章于2002年至2014年间,利用担任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和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的职务便利,接受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尹×1的请托,为该公司在药品申报审批事宜上提供帮助,单独非法收受尹×1给予的钱款共计20万元,伙同其妻郭×1共同非法收受、索取尹×1钱款共计35万元。尹*即当时任北京科兴总经理的尹卫东。尹卫东在任职科兴生物和北京科兴期间,曾挪用公款行贿政府官员。在被司法部门查处后,并未进行公告。

  2018年1月4日,十三届北京市政协召开第六次常委会表决通过,学诚、尹卫东请辞十三届北京市政协常委、委员的决议。此次尹卫东请辞政协常委或与其行贿事件有关。

  1Globe在疫苗领域将发力

  李嘉强博士向本报记者表示,“1GlobeCapital的母公司强新科技集团是一家致力于设计、发明、创造、研发、生产和销售世界领先的国际首创新药以及影响大众健康的创新技术产品的企业集团。强新科技集团拥有处于全球领先地位的具有国际自主知识产权的可用于设计针对人类疾病的基因靶向药物的最新一代核心技术、纳米药物传递技术、合成生物学治疗技术、癌症干细胞靶向治疗技术等核心技术。在国际前沿的纯蛋白疫苗领域,1Globe的核心技术(蛋白佐剂)同样处于领先地位,其中包含针对手足口病的多价、光谱的纯蛋白疫苗(EV71病毒引起的手足口病不足50%)。1Globe作为科兴生物第一大股东,曾有规划将核心技术嫁接到科兴生物与尹卫东先生多次探讨,把核心技术应用于科兴生物的多个疫苗,然而尹卫东对1Globe造成的巨大伤害让我无法接受。”

  但是强新科技作为中国企业,李嘉强博士说:“虽然强新科技有世界五大研发中心,我在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大学学习工作三十年,但我依然持有的是中国护照。即使未来无法与科兴生物达成合作,1Globe依然会将技术成果回馈给祖国。强新科技的纯蛋白手足口病疫苗可预防EV71灭活病毒,更广谱有效,初步规划在2021年进入中国市场。“

  1Globe喊话:技术才是企业发展的核心

  在采访的最后,李嘉强博士再谈到了1Globe对科兴生物未来走向的态度。李嘉强博士强调:“虽然现阶段1Globe对尹卫东的许多行为不满,但是1Globe从未放弃通过谈判合作的方式来解决私有化问题。无论是科兴生物还是北京科兴,都是一家企业,股东才是企业的真正主人。对于生物制药企业来说,技术才是企业发展的核心。疫苗企业担负着重要的社会责任,关系到接种人群生命安全。倘若一家疫苗企业沦为资本套利的工具,掌舵者又总是出尔反尔,那企业将成为巨大的社会危害。1Globe希望科兴生物能够回归正常化,资本野蛮人立刻悬崖勒马。”

  【责任编辑:罗宁】

本文转载媒体报道